由于在罢工期间,学生仍可以正常使用图书馆等学校设施,因此很难从财务上对学生的损失进行计算。因此,有专家表示,成功向学校“讨要”罢工期间学费的做法可能性很小。

上海一家房企高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目前债券融资市场更多以大房企为主,中小房企很少有机会,因此,他们的资金状况更加紧张。广东一家国企中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民企肯定能发债就尽量发,且都是提前找到买家(机构)先谈好,但资金成本会更高。